新聞
國際
聚焦
資訊
法治
自然
文明
科學
曆史
校園
國學
教育
金融
環境
醫療
衛生
食品
生態
安全
旅遊
書畫
楹聯
藝術
詩歌
綜藝
非遺
明星
收藏
人物
社區
訪談
房産
華夏文化藝術网 門戶 新聞 文明 检察內容

超級慈善:越來越多矽谷富豪向慈善業捐財産

2017-7-15 19:14| 發布者: 華夏文化| 检察: 360| 評論: 0 |来自: 南方都市报

簡介1:紮克伯格曾經的導師肖恩·帕克鼎力贊揚“黑客慈善”。墨西哥電信大亨斯利姆對紮克伯克的捐贈有獨特看法。蓋茨夫婦及巴菲特是紮克伯格的榜樣  “在21世紀,乐成不僅是要賺很多錢,還要知道如何擺脫它。”  大量证 ...
紮克伯格曾經的導師肖恩·帕克鼎力贊揚“黑客慈善”。
紮克伯格曾經的導師肖恩·帕克鼎力贊揚“黑客慈善”。
墨西哥電信大亨斯利姆對紮克伯克的捐贈有獨特看法。
墨西哥電信大亨斯利姆對紮克伯克的捐贈有獨特看法。
蓋茨夫婦及巴菲特是紮克伯格的榜樣
蓋茨夫婦及巴菲特是紮克伯格的榜樣

  “在21世紀,乐成不僅是要賺很多錢,還要知道如何擺脫它。”

  大量證據表明,無論是小額信貸、影響力投資,還是向公司捐助,往往對全球窮人沒有太多積極幫助,反而趨向于以窮人的支出爲代價,讓富人變得更富。

  技術大亨紮克伯格本來已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顯要人物。現在,帶著捐出450億美元的承諾,他將“黑客慈善”發展到一個新高度,自己也升級爲許多人眼中的“超人”。但是,如此巨額的善款內含的巨大影響力會否把他變成一個“支票獨裁者”?

  紮克伯格開一輛大衆高爾夫,一年只領一美元的象征性薪水。2006年,22歲的他拒絕從Facebook領高薪。2010年,他當時的女友、現在的妻子普莉希拉·陳搬進他家時,他貼了一張照片,准備送出一些日用品和電器,因爲現在他們什麽東西“都是雙份的”。他整天穿著的,是灰色T恤和帽衫。

  低调的生活给扎克夫妇引来许多敬意,但在其他某些方面,他们又相当高调。好比上周,他们就做出一件引起全球轰动的事。通过致刚出生的女儿M ax的公开信(当然是贴在Facebook上),两人宣布将把他们持有Facebook股票的99%捐给慈善事业。这封信充满使命感,还用了“个人化学习工具”这样的词儿,可能不像小M ax期待的那样甜蜜和粘乎,但没人能否认它的重量———以目前估值,这家人捐出了至少450亿美元。

  如果說紮克伯格已經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重要人物,現在他則被視爲“超人”。蓋茨和巴菲特也曾做出如此大方的決定,但他們都是“老人”了,已擁有財富很長時間。紮克伯格才31歲,還會領導Facebook很長時間。他已經塑造了一代人的行爲,如今通過這“小小的饋贈”,又爲他們樹立了一個無私的榜樣。

  因此,毫不意外,紮克伯格得到了熱烈的頌揚。梅琳達·蓋茨和歌手夏奇拉都點了贊。“在分析它之前,首先肯定這是一件極端大方的禮物,這一點非常重要。”倫敦經濟學院的馬歇爾慈善與社會創業研究所創始人之一湯姆·休斯-哈萊特說,“我非常激動。”

  同樣不出意外的是,也有大批冷嘲熱諷。“簡直是人類史上最蹩腳的使命宣言,”推特上一個帖子說。“紮克伯格把你個人信息的99%捐給了慈善事業。”另外一個体现。

  紮克伯克應該正忙著給女兒換尿片,沒時間理會這些批評。尖刻的推特放在一邊不論,很多人會同意,450億美元確實相當大方。但這筆錢不是無條件送出的,撥開诋毀的陰雲,一些真正嚴肅的問題需要回答。

  自蓋茨基金會建立時起,就有人從超級捐贈上看到了巨大風險,擔心人們會因震驚和感動而變得盲目,忘記思考這種行爲究竟會産生怎樣的後果。“私人捐贈被披上了一層神聖感,即使是最溫和、平淡的批評也會被視爲冒犯。”埃塞克斯大學社會學高級講師林賽·邁克戈伊說,“一般認爲不應對這種私人捐款有所限制。但問題在于,巨額捐款對許多決策有重大影響,波及數百萬人的生活,所以需要監管。”

  从这个角度看,扎克伯格就不再是一位“超人”,而是“支票独裁者”。为确定哪个版本更接近真相,我们需要对“硅谷之王”多作了解,也要现代慈善业改变世界的方式多加研究。那些认为扎克伯格纯粹利他的人可以在《纽约时报》不久前一篇报道中找到论据。文章说,在与技术界领袖及奥巴马总统的一次会面中,扎克伯格发现同行过于关注鸡毛蒜皮,而不是更宏大的公益议程。他认为技术界应有这方面的追求。同样投身慈善的美国富豪、R osetrees基金会主席理查德·罗斯说,如此说来扎克伯克充满动力,但同时在这个新的领域,他会有点打怵。“就像登陆一片陌生土地,不知道需要的东西在哪里,该怎么做,只知道必须探究。”

  而扎克伯格在探究的时候,可能会追随盖茨这位先驱。给M ax的那封部门遣词用句映出了盖茨基金会的影子。但盖茨不是扎克伯格唯一的模范,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硅谷富豪向慈善业捐出大批产业,将所谓的“黑客慈善”发扬光大。去年美国最大方的六位善士中,有3位都才30多岁,身处技术行业。和扎克伯格一样,硅谷似乎在发展,或在寻找更宏大的身份象征:当富到连私人飞机都显得低档的时候,可能唯一可以彰显胜利的措施就是穿着破旧的衣服,把钱都捐出去。“这很棒,引起关注说明他们是人生样板:在21世纪,乐成不仅是要赚很多钱,还要知道如何挣脱它。”肯特大学慈善中心负责人贝丝·布里兹说。“这跟我小时候熟悉的‘有很多很多钱’的富翁形象相距十万八千里。”

  不管出于什麽動機,這些新時代的善士不滿足于傳統善士的利他形象。在發表于《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中,紮克伯格曾經的導師肖恩·帕克稱,傳統慈善業“基本過時”———只會送出一些捐款,以自己的名字爲某棟建築命名。他描述了一種新的慈善之路:不怕失敗,靈活,懷疑舊智慧———就像他們在技術行業所做的變革一樣。

  當如此規模的捐款所懷的構想又如此新穎,結果可能走偏也就不意外了。紮克伯格已經嘗到味道:2010年在奧普拉脫口秀中,他宣布捐出1億美元,用于改革新澤西紐瓦克市的學校。他和一起上節目的時任紐瓦克市長科裏·布克体现,他們將在5年之內,把表現糟糕的紐瓦克公立學校(閱讀達標的孩子不到40%)變成“希望之地”,措施包罗關閉失敗的學區學校、重新評估教師合同、解雇不合格教師、給優秀教師發獎金等。

  但問題是,奧普拉的觀衆比紐瓦克居民更早知道這個消息。之後進行的改革基本上沒有教師或家長的參與,引來激烈抨擊,最終導致布克敗選,市議員拉斯·巴拉卡當選新市長,他承諾就此停止改革。而在3000英裏外的地方,紮克伯格讀著紐瓦克居民對他的聲討,說他只是一個漠不關心的億萬富翁。

  當然,花在紐瓦克的錢也不是毫無産出:表現較好的特許學校得到擴張,新合同提高了教師責任心,行政治理有所改善。但60%的紐瓦克孩子就讀的學區公校陷入財政危機,在州標准測試中的成績下降,因爲很多孩子轉去了特許學校。在節目中,紮克伯格說希望紐瓦克成爲改造失敗都会學校的典範。而如今,很多慈善人士把它作爲失敗案例,研究如何跟要幫助的社群打交道。

  不外,事实证明,扎克伯格是一位认真的学生。这次宣布捐款消息时,他们夫妇列出了“陈扎克伯格倡议”(C hanZuckerberg Initiative)行事的六条原则,其中一、二两条明显吸取了纽瓦克的教训。第一条呼吁进行恒久投资———25年,甚至100年,肯定不是纽瓦克时期设定的5年,因为“短期思维不足以解决巨大的时代挑战”;第二条是“直接与服务的人群接触。如果不理解他们群体的需要和愿望就不能帮到他们。”

  这对夫妇选择把普莉希拉的姓放在新慈善机构的前面,是很有趣的决定。陈自己出自草根,在马萨诸塞州的昆西长大,是一个中越移民家庭的长女。她妈妈为养家打两份工,陈则是家里的翻译。她深信教育改变人生,曾多次提到,公立学校的老师鼓舞她努力学习,在她通往哈佛的路上立下汗马功劳。而她正是在那里遇上扎克伯格。大学时期,陈在波士顿一个针对低收入儿童的课外项目做志愿者。结业之后,她在加州做过一个小学的科學老师,后来又读了医学院。成为儿科医生后,经常接触到社保医院那些家庭状况较差的病人,相信在极端贫穷中长大的孩子会受到身心损害,需要额外的支持,而这些支持是现在主流的教育改革议程提供不了的。有鉴于此,她之前宣布将与一个社區衛生中心合作,开办一所针对低收入家庭的学校,在孩子很小的时候———甚至是出生前———就为他们及其家庭提供醫療和心理健康服务,全部免费。虽然近几年,在针对低收入学生的学校中,引入类似服务的做法日益流行,但这个学校的特别之处在于一开始就纳入服务,而不是事后调停。“很多孩子早在入学之前就面对种种挑战,好比贫穷、忽视、家庭不稳定和很差的周边環境,这些挑战让他们远远落后。”学校网站写道,“创伤性的童年体验会影响孩子维持身体健康、促进大脑进展的能力。研究表明,处于倒霉童年環境的孩子里,五分之一有发育不良和教育落后的巨大风险。”

  這個項目顯然跟紐瓦克項目完全差异。去年陳在參加今日秀時提到此事時說,他們已經看到了解受助社群的想法和需要是多麽重要。

  多倾听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是细读扎克伯克夫妻的致女儿书,你会看到关注受助人需要不是唯一的创新。“陈扎克伯克倡议”将接纳有限责任公司结构,这意味着它可以投资营利性企业,也可以将钱用于政治行动。信中强调,这一点很关键。“我们必须到场政策和游说,”它对可能感到迷惑的小M ax说,“很多机构不愿这样做,但必须有运动来支持进步,这样才有可连续性。”

  這聽上去是挺有意義,但也引起了警覺。邁克戈伊說,這意味著紮克伯格可以擺脫傳統慈善基金會所受的種種束縛,讓人擔心他個人對政策的影響不受利用。“假如科赫兄弟(美國億萬富豪———譯注)捐出450億美元,用在監控美國每位穆斯林上,那人們肯定馬上要跳起來。”

  事實上,因爲有限責任公司這種結構,“陳紮克伯克倡議”還算不算慈善機構,也在媒體上引起了爭議。《紐約時報》記者傑西·艾森格寫道,紮克伯格只是“把錢從一個口袋換到了另外一個口袋裏”。之所以稱之爲“慈善”,不過是因爲當有錢人說要把99%的財産捐出來,其中應該有一部门會用于公益。而知名財經記者費利克斯·薩爾曼則認爲,這是一種全新、激進的運動,即“慈善資本主義”。他向紮克伯格致敬:“紮克伯格不會滿足于小型、可見的幹涉,好比讓饑餓的人吃飽,給窮人錢。因爲那樣不成氣候。那樣的活動可以改善世界,但不能改變世界。”他堅持說,紮克伯格想要的是大變,把錢給窮人無法達成這一目標。

  英国《卫报》評論说,萨尔曼说扎克伯格和其他技术企业家往往讨厌直接资助穷人。这是对的,但他认为“慈善资本主义”是全新事物则是误会。近些年有三股潮水是慈善向慈善资本主义转化的典型:小额信贷的崛起、“影响力投资”的增长,还有新式投资机构的兴起———好比扎克伯格的有限责任公司。它们以营利组织面目出现,这样就可以向逐利的受益人提供金融资助和投资,而不必像非营利机构那样,受公开、透明等要求的束缚。甚至连盖茨的基金会(虽然它是传统的私营基金,而非有限责任公司)近几年也从捐款转向营利企业,好比2014年向万事达公司提供1100万不偿付款项,资助该公司扩展在内罗毕的业务。而大量证据表明,无论是小额信贷、影响力投资,还是向公司捐助,往往对全球穷人没有多少积极资助,反而趋向于以穷人的支出为代价,让富人变得更富。最好的例子就是小额信贷。多项研究表明,小额信贷对减少贫困的作用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英国國際进展署公布了2011年一项研究,认为小额信贷对穷人而言犹如“沙中城堡”。但小额信贷在进展中地区减贫的失败并没有影响到那些在营利基础上提供贷款的公司的盈利,投资者的收益率总是凌驾尺度普尔500指数。被重新包装为“普惠金融”后,小额信贷作为促进展工具,继续受到世界银行、盖茨基金会等机构的支持。经济学家米尔福德·贝特曼称小额信贷是“僵尸政策”,“一个已经僵死和腐烂的主意,却从未停止试图从坟 墓 中 爬 出 。”影响力投资———相信通过投资于公益项目可以获得金融收益———是另外一个激进的潮水,但是可见收益基本上远远落后于宣传。“社会企业联盟”前CEO凯文·林奇曾是“影响力投资”的信徒,认为它可以把营利机构与非营利组织联系起来,为公益目标努力,但他很快改变了想法,现在则担心“影响力投资的幻想会把美元从慈善业中带走。”《卫报》由此提出,人们不应被新奇的表象迷惑,把好生意与公益嫁接到一起这种想法既不具备革命性,之前也有人做过,只是寻求新资本供应的又一版本。

  有些人決定不去多想。“世上沒有什麽事,只會産生好結果,沒有一絲副作用。”理查德·羅斯說:“人們喜歡他,他有專業知識和技術,他拿出這麽多錢,肯定會産生一些好的結果。也許這種行爲還可以激勵別人,成千上萬的人身家在1000萬到10億美元之間,如果其中拿出其中一小部门出來做慈善,也會産生巨大影響。”

  归根到底,这场争议可能源于慈善的自我矛盾:利用以自利方法猎取的私人财富去完成利他的、公共的目标。一方面,这是富豪们的钱,他们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批判他们没把善款用对地方显得很荒谬,就像指责人家买的游艇差池一样;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个人饰演了本应由政府饰演的角色,可能我们得把这巨大的馈赠看作藝術品:它带着创作者不行磨灭的印记,但终究属于世界,因此要经受世界的诠释和审视。

  目前而言,這樣的爭議還沒有實際意義。基本上可以說紮克伯格想拿這筆錢幹什麽都行,他之前做的慈善也讓人有足夠的理由樂觀。至于這一次,他能否治理好自己的饋贈,不讓政治染指,接下來又將如何改變世界,還沒有多少人知道。

收藏 邀請

最新評論

月度熱門文章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