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國際
聚焦
資訊
法治
自然
文明
科學
曆史
校園
國學
教育
金融
環境
醫療
衛生
食品
生態
安全
旅遊
書畫
楹聯
藝術
詩歌
綜藝
非遺
明星
收藏
人物
社區
訪談
房産
華夏文化藝術网 門戶 新聞 自然 检察內容

隐居近60年 罕见植物小南星在四川再次露面

2017-7-15 19:45| 發布者: 華夏文化| 检察: 1175| 評論: 0 |来自: 成都商报

簡介1:此次发现的小南星 孙海 摄  如果不是在草丛中多看了几眼,小南星或许还要在王朗国家级自然掩护区“埋伏”下去。这种在林下离群索居的植物“精灵”,曾经一度被植物达人们遗忘,最后一次被记录,还是1958年在四川马 ...

 此次发现的小南星 孙海 摄

此次发现的小南星 孙海 摄

  如果不是在草丛中多看了几眼,小南星或许还要在王朗国家级自然掩护区“埋伏”下去。这种在林下离群索居的植物“精灵”,曾经一度被植物达人们遗忘,最后一次被记录,还是1958年在四川马尔康被植物专家收罗到,这之后的数十年,一度销声匿迹。 在王朗国家级自然掩护区,植物达人孙海和山水自然掩护中心的植物爱好者们,到密林深处进行植物调查。行进到金草坡时,孙海意外扭伤了膝盖。原本走在队伍前面的开路先锋掉了队,一个人在针叶林里,寻寻找觅。

  蝦脊蘭、報春、捕蟲堇……海拔三千米左右的森林中,植物王國裏的植物總是能讓人耳目一新。流連其中,一株深紫色的植物引起了孫海注意,憑借著長達八年的野外植物觀察經驗,孫海判斷,這是一株天南星屬植物。

  “但它比一般天南星屬的植物要更低矮、更小巧。”孫海也有些摸禁绝,這株植物肉穗花序的根部有一個佛焰苞,底部爲深紫色,頂上還有三道白色條紋,上面的附屬物長而纖細。今年6月底,一群植物愛好者來到王朗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調查瀕危植物的分布和種群信息。著名植物科普組織“喵喵植物控”發起人孫海擔任了這次活動的專家領隊老師。一株天南星屬植物引起了各人的關注,經過專家鑒定,這正是消逝已久的小南星。作爲我國特有的植物,它們生活在海拔3000-3600米的高山草地,少有人發現。

  孫海趴在草地上,對著這株植物拍下了照片並做了解剖圖,發給自己研究天南星屬植物的朋友進行辨認。“這種植物在現場只是零星分布,並不多。”孫海又圍著草地找了一圈,只發現了三株。

  反复确认 隐居多年后终于露面

  “研究天南星属植物多年的马政旭,确认了这就是天南星科天南星属下的小南星。” 孙海说,马政旭对于这一发现也非常兴奋,他还晒出了一份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标本馆目前唯一的小南星标本。

  系在植物根茎上的标签,还记录着收罗人吴中伦——著名森林生態学家、森林地理学家。收罗时间为1958年6月24日,收罗地点在四川马尔康。小南星最先被植物学家发现,还是在1890年的12月,英国人普拉特在四川康定收罗到了样本。1977年,天南星科分类专家李恒在《我国的天南星科植物》中将其中文名定为“小南星”,这个名字随后被《中国植物志》汲取,最终成为本种的通用中文名。马政旭也体现,小南星的标本数量较为稀少,在世界上各大标本馆内十分罕见。1958年至今,再也没有在野外收罗到这种植物的新标本。今年在哥伦比亚举行的國際天南星科植物大会上,马政旭和李恒也将分享关于中国天南星属植物的分类研究及最新进展,小南星的出现,无异于锦上添花。

在中國植物物種信息數據庫中查詢小南星,出現的是中國植物志原版墨線圖。“這株植物還沒有一張彩色照片。”孫海介紹說,因爲沒有在珍惜瀕危植物數據庫裏,在數據庫中,只有隱棒花、八仙過海這些天南星科的植物,屬于國家二級保護植物。“平時的調查中又沒有被發現,很多人還以爲它們消逝了。”孫海介紹說,這就跟距瓣尾囊草一樣,如果不是一次意外,人們甚至都不會發現它的蹤迹。在2015年,植物達人們在西嶺雪山發現了百合科萬壽竹屬的一種萬壽竹,最終在2016年,由植物學者朱鑫鑫博士正式發表爲一個新種——以西嶺雪山命名的西嶺萬壽竹。“這次發現之後,後來我們在四川其他區域也發現了它們的分布。”

  随着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大,不少植物的处境开始变得不容乐观,而小南星得以生存下来,离不开自然掩护区的生態環境,丰富的腐殖质让它们在树林中得以存活。它们为珍惜濒危植物数据库的更新,提供了重要的数据。

  结业于中国科學院华南植物园的植物学博士顾有容也体现,小南星是天南星属下一个比力少见的类型,关于这个种类的文献也比力少,而且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发现新的标本,对于这种植物的辨认也容易出现混淆,此次发现也证实了这种植物的分布,对它们今后的研究和掩护也会更加有利。

  成都商報記者

收藏 邀請

最新評論

月度熱門文章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