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國際
聚焦
資訊
法治
自然
文明
科學
曆史
校園
國學
教育
金融
環境
醫療
衛生
食品
生態
安全
旅遊
書畫
楹聯
藝術
詩歌
綜藝
非遺
明星
收藏
人物
社區
訪談
房産
華夏文化藝術网 門戶 新聞 曆史 检察內容

文物案大量被瞞報,還是利益在作祟

2017-7-15 20:51| 發布者: 華夏文化| 检察: 1216| 評論: 0 |来自: 腾讯网

簡介1:今年上半年,十三陵思陵石刻文物被盗案被曝光后举国关注。在7月13日召开的全国文物局长座谈会上,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透露,近三年国家文物局汇总各地案件的接报数远低于实际案件的发生数,三分之一的文物案件是由 ...

今年上半年,十三陵思陵石刻文物被盜案被曝光後舉國關注。在7月13日召開的全國文物局長座談會上,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透露,近三年國家文物局彙總各地案件的接報數遠低于實際案件的發生數,三分之一的文物案件是由媒體曝光或群衆舉報的,這就是監管漏洞。

十三陵被称为“世界上生存完整、埋葬皇帝最多的墓葬群”。它位于北京近郊的昌平,照理说应该享受了高尺度、高规格的掩护。但是,非但一对石刻烛台在安保人员的眼皮子底下不翼而飞,而且在今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十三陵治理部门擅自决定不根据规定陈诉上级文物主管部门,不报請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简直匪夷所思。

为何瞒报成了文物案件的常态?有媒体报道,十三陵方面发现烛台被盗时,正是国家旅遊局对十三陵景区整改后的复评时期,如果被盗一事公布,可能会面临“5A被摘牌”等风险。话说白了,还是利益在作祟。

在旅遊业迅猛进展的当下,很多负有文物治理之责的部门,并没有把文物掩护视为首要的职责,而是满脑子想着如何利用文物变现。在这样的思维指导下,文保工作被要求服务于旅遊开发的“大局”。无论是不恰当的“修旧如旧”,还是瞒报文物被盗案,都是文物治理部门舍本逐末的做法。

在當前文物保護格局中,文保部門和文保專家缺乏實際話語權,是文物保護不受重視的一大原因。典型的例子是,十三陵特區辦事處性質爲政府派出機關,除了負責十三陵、居庸關等周邊文物保護,還履行十三陵鎮的政府職能,辦事處主任兼任鎮黨委書記。景區發展與文物保護集中于一個部門之身,這樣的治理體制決定了治理者更傾向于從地方眼前利益的角度決策。越是重要的景區,越可能實施這樣的體制,專業的文保部門和組織反而插不上話。

可資對照的例子是,近年來故宮博物院不僅提高了文物保護水平,還擴大了對遊客開放空間,重塑了良好的社會形象,就是因爲專業文物工作者在故宮保護中占主導地位。

瞒报负面消息,如環境污染事件,是很多政府部门的通病,如今又加上了文物被破坏事件。一些政府领导干部面对负面事件,不敢负责、怕担责。一出问题,他们首先关怀头上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其次关怀当地的进展能不能维持,最后才想到文物掩护自己。身为治理者,心中没有对文物掩护深沉的爱,一举一动都想着自己的利益能不能保全,无疑是不称职、不合格的。

很簡單的道理卻未被一些領導幹部醒悟——紙包不住火,瞞是瞞不住的。很難理解當時決定瞞報石刻燭台被盜的領導者的心態,他們究竟是幻想偷盜者良心發現、主動歸還燭台,還是以爲憑借自己的能力就能找回燭台,抑或是盼望文物盜竊案永遠瞞下去,自己任期結束後不必受到追究?無論是哪一種想法都是荒謬的,也是違背人民群衆的根本利益的。

國家文物局承認三分之一文物案件是由媒體曝光或群衆舉報的,表明了文保部門治理文物案件瞞報的決心,但這個數字讓人不寒而栗——有多少像“十三陵文物被盜案”那樣的重大文物案件至今被瞞而不報?有沒有“鎮國之寶”被損壞或盜竊後被隱瞞?這是全社會關心的,也是負有文物保護職責的相關部門理應解答的。

收藏 邀請

最新評論

月度熱門文章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