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國際
聚焦
資訊
法治
自然
文明
科學
曆史
校園
國學
教育
金融
環境
醫療
衛生
食品
生態
安全
旅遊
書畫
楹聯
藝術
詩歌
綜藝
非遺
明星
收藏
人物
社區
訪談
房産
華夏文化藝術网 門戶 新聞 訪談 检察內容

专访卡尔扎伊: 美军在阿富汗另有目的

2017-7-16 20:39| 發布者: 華夏文化| 检察: 354| 評論: 0 |原作者: 杨锐 |来自: 凤凰网

簡介1:最近,阿富汗前總統卡爾紮伊公開譴責美國,引起各界輿論的關注。2001年美國入侵阿富汗之後,卡爾紮伊出任該國總統。他認爲,美國在阿富汗有自己的目的。而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更计划向阿富汗增派駐軍。那么,阿富汗本 ...
近,阿富汗前總統卡爾紮伊公開譴責美國,引起各界輿論的關注。2001年美國入侵阿富汗之後,卡爾紮伊出任該國總統。

他認爲,美國在阿富汗有自己的目的。而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更计划向阿富汗增派駐軍。

那麽,阿富汗本土的政府軍何時才气獨立掌控安全局勢?卡爾紮伊對中國的呼籲,又表明了怎樣的戰略思考?

阿富汗局勢在惡化,美國實際目標與反恐相背

楊銳:歡迎您來到對話,目前,阿富汗國內的局勢是否確實正在惡化?

卡爾紮伊:很不幸的是,確實如此。

楊銳:這是爲什麽?

卡爾紮伊:這背後有多個原因:首先,打著保護阿富汗和反恐戰爭名義的美國,並沒有專注于其本應該做的事情。因此,過去兩年來,駐阿富汗美軍並沒有專心去消滅武裝分子藏匿的“避難所”和訓練安全部隊,而是轟炸阿富汗村莊,傷害阿富汗人民,把阿富汗人抓進監獄,這導致的後果是使得阿富汗更加不安全,讓我們的人民遭受了更多苦難。當然,也有其他的原因,但這是主要原因,美國以反恐的名義發動錯誤的軍事行動。

楊銳:您的意思是說,因爲訓練不足等問題,阿富汗政府無法靠自己的力量來利用局勢?

卡爾紮伊:因爲訓練不足,裝備落後等等,阿富汗難以應對長期盤踞在“避難所”的武裝分子。而美國和其在阿富汗的盟國的行動,未能實現打擊恐惧主義的目的。爲實現這個目的,需要一個整體的戰略,其中包罗地區性合作、針對性地打擊武裝分子的“避難所”。

切斷武裝分子的經濟來源,重建阿富汗經濟的戰略,以及在這個地區爭取合作,這不是一個國家、一個人、或一年就能完成的事,它應該是一個全球性的議題。但現實卻不是這樣的,美國的實際目標卻與打擊恐惧主義相背離。

卡爾紮伊把自己聞名世界的“戰袍”送與楊銳。

反恐開始時,塔利班和基地一個半月都被趕走

楊銳:據我所知,阿富汗已經成爲一個年輕的穆斯林民主國家,加尼先生是通過大選當上總統的,您作爲前總統仍然受歡迎,這是否意味著您和現任總統難以聯手合作?您和他的關系如何?

卡爾紮伊:我和他的關系很好,非常好。

楊銳:那麽您如何評價他的表現?

卡爾紮伊:我給他最好的祝願。我希望他能乐成,他的乐成意味著阿富汗民主的乐成。我們作爲一個國家,已經竭盡所能推動進步,在教育、貿易等領域都是如此。我和加尼總統關系很好,當然,我們之間有差异的觀點,例如,對于美國在阿富汗國內的行動問題上,我有差异看法。我希望美國能和我們的鄰國、以及世界大國恢複到從前的合作姿態,就像阿富汗戰後最初時那樣,如果你還記得的話。

楊銳:您說的鄰居是指?印度和巴基斯坦?

卡尔扎伊:不只是他们,还有中国。中国不仅是阿富汗的邻国,也是世界大国。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恐惧突击后,美军进入阿富汗来打击恐惧主义,当时美军很快就取得了胜利,为什么?第一,当时阿富汗人民全心全意地和美国合作,他们欢迎美国的到来,这是为什么只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塔利班和基地组织都被赶走了。另一个原因是,中国、俄罗斯、伊朗、印度、巴基斯坦等国都与美国合作,当时有一个合作的環境。但现在,那样的合作已经不复存在。今天,阿富汗人民和邻国对于美国在阿富汗的目的已经不太信任了。

美國在阿有自己的監獄和軍隊,恐襲卻愈來愈多

楊銳:您反複提到美國在阿富汗有自己的目的,那麽這些目的是什麽?

卡尔扎伊:我希望我能知道美国的目的,但现在我知道的是,美国的目的和我们希望阿富汗稳定的目的并不一样,因为如果是这样,阿富汗现在的局势已经平稳了。目前很明确的是,美国的目标并不是有效地打击极端分子,否则的话 ,15年后的今天,阿富汗本该会更安全,极端分子会更少。尽管美国在阿富汗有自己监狱,有自己的军队,有打击极端分子的政策,但我们却看到,美军驻扎在阿富汗期间,伊斯兰国(ISIS)等极端组织出现了。所以,如果我们将2001年和2017年进行对比,当地区和全世界的极端主义是更少了还是更多了?答案显然是更多了,我们正遭受更多的恐惧突击,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俄罗斯、伊朗……都是如此,这是谁造成的?

杨锐:全世界都在试图找到残暴极端组织“达伊沙”(DAESH,“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或ISIL出现的原因。而你直接将其归咎于美国,或许会有人认为这是对美国严峻的误解,这种观点忽略了美国试图重建这个饱受战乱的国家,并让阿富汗融入國際社会的努力?

卡爾紮伊:我們很感謝美國的努力。對美國最初的積極行動体现感激,那時,阿富汗人民和美國一道,在這個地區,包罗你們中國,俄羅斯等國也都支持美國。我們對美國在阿富汗投入的資金很感謝。但是,我們能否認阿富汗不安全的這個現實嗎?不能。我們也無法否認,阿富汗和周邊地區現在有更多的恐惧分子和極端分子。

同樣,不行否認的是,美軍駐阿富汗期間,極端組織“達伊沙”誕生了,在伊拉克、敘利亞也是如此。我想說的是,有人在訓練、資助這些恐惧分子,那麽這些人是誰?美國自稱其職責就是打擊極端分子,但爲什麽極端分子越打擊越多呢?顯然有些地方出問題了。要麽他們沒有消滅極端分子,要麽打錯了地方?這是我們應該弄清的問題。因此我不是在指責美國,而是指出一個事實:我們正因越來越受到極端主義的威脅。

爲與美國合作,阿富汗國會曾有27%女性議員

楊銳:極端主義似乎更多和意識形態有關,而在電子科技時代要消除一種盛行的意識形態似乎非常困難,尤其是深受其害的年輕人

卡尔扎伊:是的,极端主义同时也是一种工具,如果我们把曆史再往回倒退一些,美国和其盟友曾利用极端主义来对抗前苏联。

楊銳:例如塔利班曾在冷戰巅峰時期獲得美國中情局的支持。

卡爾紮伊:正是如此。極端主義曾被美國當做一種工具,但是爲此付出巨大代價的是阿富汗社會、傳統和價值觀。隨之而來的是,當美國再度回到阿富汗,打擊他們曾經支持過的極端組織,這些極端力量變得更強大了。所以問題在于:打擊的方式是否出現了問題,還是說美國根本就不想根除極端主義,答案在于這兩者之一。我希望弄明白的是,如果是前者,反恐戰略出現了問題,那麽美國應當與阿富汗人民一道,與中國、俄羅斯、伊朗、印度、巴基斯坦一起,重新考慮哪裏出了問題。我很確定,中國會願意相助的。這些國家都希望根除極端主義。因此我想說的是,重新制定美國在阿富汗的反恐戰略,需要聯合阿富汗人民和阿富汗的鄰國,包罗其中的世界大國。

楊銳:中國已做好准備提供幫助,我們很深入地參與阿富汗,做爲中國偉大鄰國的戰後重建。四年前,習近平主席提出了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倡議,阿富汗領導人也在幾周前來華參加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讓我們回到美國從2001年至今在阿富汗所饰演的角色。阿富汗國內的各種問題,如部落體系,毒品的種植和走私,消除貧困,尤其是極端主義,如果把這些問題放進一個籃子,那麽需要極其強大的力量來應對,而要讓美軍和盟軍的力量在一夜之間解決這些問題是不行能完成的任務,因此指責遊戲自己沒有意義,應該尋找的是,什麽才是最可行的解決方案?

卡爾紮伊:我們正是這樣做的。我們與美國合作了,阿富汗人民與美國合作了,每個人都做到了。

楊銳:那麽您是否也讓阿富汗國內差异的部落,甚至軍閥也達成了一致呢?

卡爾紮伊:是的。當美軍到來的時候,所有的阿富汗人民都支持他們。我們制定了憲法,建立了民主體制,設立了議會,所有之前糾紛不斷的勢力派別都坐到了一起。左派、右派、伊斯蘭組織、男人、女人都進入議會了。阿富汗成了全世界唯一一個國會27%的議員都是女性的國家。西方和中國也都向阿富汗提供了幫助。所以我們曾經和美國合作過。

但是,當美國開始對阿富汗人民下重手之後,我才開始批評他們。他們轟炸阿富汗的村莊,襲擊平民的車隊,在阿富汗建筑監獄……他們還做了很多其他事情,破壞了阿富汗的穩定和發展。

楊銳:即便在您的任期內,美國政府也試圖幹涉,在卡塔爾設立(塔利班的)辦公機構,和塔利班中的溫和派對話,推動阿富汗和平進程。而據我所知,您當時對美國的這種做法持批評態度。

卡爾紮伊:我並不反對設立辦公機構自己,我們希望設立一個和塔利班有關的辦公處,不論是否在阿富汗國內。我們反對的是制造一種阿富汗有兩個平行政府的印象,這意味著一個國家兩個政府。這是我們反對的,我們也阻止了這樣做。

中國能在這三個方面幫助阿富汗

楊銳:讓我們再來探討中國在阿富汗重建中發揮的作用,您希望對中國觀衆說些什麽?

卡爾紮伊:是的,我有一個明確的信息希望傳達給中國觀衆。

首先,我們非常感激中國爲阿富汗所提供的持續穩定的幫助。我們知道中國希望得到什麽。中國希望阿富汗實現和平,因爲中國啓動的經濟一體化項目“一帶一路”將讓整個地區受益。這需要該地區的和平和穩定,而阿富汗將在其中發揮關鍵作用。因此中國非常希望阿富汗局勢重歸和平。

楊銳:是的,我們非常關注阿富汗人民和參與阿富汗重建的中國人的安危,而當阿富汗國內的派系武裝勢力再度擡頭,塔利班卷入重來,您認爲在阿富汗的中國人面臨的主要安全問題是什麽?(這個問題卡爾紮伊沒有回答,而是接著談上一個問題剩下的幾點。)

卡爾紮伊:同時,中國是巴基斯坦的好朋友,也是阿富汗的朋友,而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兩國之間存在一些問題,我們認爲阿富汗境內的很多極端分子都來自巴基斯坦,不是現在才有,而是長期都如此。我希望中國能積極參與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調停。

此外,中国能与俄罗斯一道,向美国提出,为什么阿富汗局势会恶化?并推动寻找解决之道。因此我认为中國能在這三個方面幫助阿富汗。

楊銳:您一再提到俄羅斯,冷戰時期,塔吉克人(Tajiks)和前蘇聯關系紧密,您認爲俄羅斯是否會利用那個時期的關系來在阿富汗發揮作用?

卡爾紮伊:和阿富汗一樣,俄羅斯也深受極端主義之害,就在不久前,恐惧分子襲擊了聖彼得堡的地鐵站,俄羅斯也是阿富汗的近鄰,傳統的好友。俄羅斯和阿富汗的淵源能追溯到前蘇聯之前的時代。所以俄羅斯有很強的能力,也有對阿富汗的了解。

目前,俄羅斯同樣十分擔心極端主義和恐惧主義的興起。因此俄羅斯有理由,也有動力幫助阿富汗。當然,當年前蘇聯入侵阿富汗時,阿富汗舉國上下都在抵抗,並不存在一部门人抵抗,一部门人支持前蘇聯。前蘇聯解體後,阿富汗開始與俄羅斯交往。當我成爲總統時,我極力推動與俄羅斯的關系,也得到了俄羅斯的積極回應,正如中國對我們的積極回應一樣。

楊銳:您認爲上海合作組織是否也會增強這種關系?

卡爾紮伊:是的,俄羅斯希望通過上海合作組織參加解決阿富汗問題,同時也以雙邊合作的方式與阿富汗合作,所以他們也希望中國也參與進來,共同推動地區安全,我想中國也是歡迎的,並應很好利用這些合作。

希望美國拿出誠意和周邊國家合作

楊銳:您個人對于阿富汗的未來是怎樣設想的,您會開出怎樣的“藥方”給新上任的阿富汗領導?

卡爾紮伊:我的“藥方”是這樣的,美國未能給阿富汗帶來安全,即便兩年前已經達成雙邊安全協議,但未能實現真正的安全,和幾年前相比,現在的阿富汗更加動蕩,就在昨天,一場恐惧襲擊導致30人身亡,阿富汗人民希望美國做好本該做的事情,給阿富汗帶來安全平穩的局勢。首先美國必須重新與阿富汗人民合作,同時,美國也應當爭取世界大國的支持,尤其是與阿富汗相鄰的這些國家,中國、印度、俄羅斯。沒有這些國家,美國也無法乐成。因此我們希望美國拿出誠意來和阿富汗人民及周邊國家合作。

楊銳:您是否認爲,如果完全依靠外部力量來決定阿富汗的未來是錯誤的?

卡爾紮伊:是的,那是錯誤的,阿富汗必須靠自己。

楊銳:您爲什麽一直在談美國應該爲阿富汗做什麽?

卡爾紮伊:那是因爲美軍現在駐守在阿富汗,所以他們應該把事情做好,但這不意味美國不能永遠都留在阿富汗。

楊銳:那爲什麽不讓美國人離開,開始依靠自己呢?

卡爾紮伊:我一直是這樣對他們說的,美國必須負責任地結束這場戰爭,讓阿富汗人掌握自己的事物和未來,阿富汗也需要在中國的幫助下獨立自強,實現一個自由、有主權、獨立的國家,不再有他國的駐軍基地。這是我們目標,我們的願望,也是我們的要求。

收藏 邀請

最新評論

月度熱門文章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