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國際
聚焦
資訊
法治
自然
文明
科學
曆史
校園
國學
教育
金融
環境
醫療
衛生
食品
生態
安全
旅遊
書畫
楹聯
藝術
詩歌
綜藝
非遺
明星
收藏
人物
社區
訪談
房産
華夏文化藝術网 門戶 新聞 曆史 检察內容

漢高祖的出生

2017-7-17 21:19| 發布者: 華夏文化| 检察: 1209| 評論: 0 |原作者: 李开元 |来自: 网易曆史

簡介1:秦始皇嬴政和汉高祖刘邦,曾经在同一天空下生活了四十七年。以自然年龄论,他们是同一世代的人;隔代的印象,应是时代区分割裂人物、曆史观念影响曆史时间的结果。多年以来,我一直有一种印象上的错觉,汉高祖刘邦和 ...

秦始皇嬴政和汉高祖刘邦,曾经在同一天空下生活了四十七年。以自然年龄论,他们是同一世代的人;隔代的印象,应是时代区分割裂人物、曆史观念影响曆史时间的结果。

多年以來,我一直有一種印象上的錯覺,漢高祖劉邦和秦始皇嬴政,仿佛是隔世的兩代人。

考究起来,这种错觉的产生,在于我所阅读的书籍和所接受的教育。扫瞄教科书,翻阅文献论著,秦始皇建立秦帝国,汉高祖建立汉王朝;秦始皇消灭六国统一天下,汉高祖灭亡秦国再封王侯,二人确是活跃于差异时代的差异曆史人物。不外,当我自己著书教人,试着对这两位曆史人物作认真的考察时,才发现事情并非如 此。秦始皇生于公元前259年,汉高祖生于公元前256年,他们之间只有三岁的年龄差。秦始皇死于公元前210年,享年五十岁,汉高祖死于公元前195 年,享年六十二岁,他们曾经在同一天空下生活了四十七年。以自然年龄论,嬴政和刘邦是同一世代的人;隔代的印象,应是时代区分割裂人物、曆史观念影响曆史时间的结果。

在刘邦与秦始皇共生的四十七年间,曆史经历了战国和帝国两个时代,七国争雄的余绪连续三十余年而一统结束,秦帝国强暴专 横十余年又濒临瓦解。刘邦四十七岁起兵反秦时,人生已经过去了泰半,他的前半生,都是在战国时代度过的;他的人格和思想,与他的同时代人一样,都是在战国末年,由当时的风土人情和时代精神抚育定型的。入秦以来,受帝国时代世风变化的影响,一代人的生活環境和精神风貌有所变迁。然而,秦末之乱发作,保留在人 们头脑中的战国时代的曆史记忆复活,刘邦与同时代的英雄豪杰们一道,恢复战国,复兴王政,承前启后,复旧革新,一同开创了后战国时代的曆史局面。

这些年来,有关汉高祖刘邦的传记出了不少,林林总总,良莠不齐。也许是出于史料的限制,也许是受到曆史时间割裂的影响,往往是叙述秦末不谈七雄,考察刘邦无视战国,对于深刻影响了刘邦这一代人的战国时代,似乎缺少应有的关注。我从刘邦开始,追述后战国时代的英雄豪杰,探寻他们的踪迹,回首到战国末年的人 情风土。

大凡人發了迹,周圍都是利害,真心難見,性情的流露,往往顯現在對往事的回憶和對應當中。劉邦對于微時的舊事,是一一記了賬的,一頓飯的恩怨,他要報回來,當年難堪受的氣,如今要還回去,倒是很有一點天真的人情。

漢帝國的創建者,漢高祖劉邦生于公元前256年。他的出生地,是屬于楚國的沛縣豐邑中陽裏,也就是現在的江蘇省豐縣一帶。

刘邦本名刘季,出生于一个富裕的下层平民家庭。他的父亲被称为刘太公,母亲被称为刘媪。刘太公,就是刘大爷,刘媪,就是刘大妈,都不是名字,而是下层社 会的俗称。想来,当年都是随便起的名,一、二、三、四排行,鸡、狗、猪、羊别名,或许刘太公和刘媪原来另有不太雅驯的名字,到了儿子刘季发达做了皇帝,旧 名难免丢人现眼,上不得桌面,反不如刘大爷、刘大妈来得洒脱亲切,上上下下挑不出毛病,于是就如此沿袭下来,被写上了史书正史。

刘太 公兼顾农商,长于理财置业,在丰邑乡镇上算得上是家境殷实、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为人豁达,睦邻乡里,对于沽酒卖饼、斗鸡蹴球的市井生活情有独钟,日子过得 滋润有味,用当时社会的话来说,算是地方上父老一类的人物,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算是生活小康的平民。刘太公有四个儿子,大儿子叫刘伯,二儿子叫刘仲,刘 季是老三,另有一位小儿子叫刘交,与三位哥哥差异母,家庭和文化配景有所差异。伯、仲、季,本是兄弟排行的通称,刘伯、刘仲、刘季,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 就是刘大、刘二、刘三,俗气是俗气一点,与刘大爷、刘大妈的家庭配景倒是协调一致。刘大妈去世得早,刘太公是一直活到高帝十年才去世的,沾儿子的光,加了 太上皇的封号,很享了些晚年的清福。

年老刘伯是老实天职的人,勤劳耕作而家境不乏,很得刘太公的喜爱和厚望。刘伯死得早,留下了大嫂 和儿子刘信单独生活。青年时代的刘季,游荡厮混,吊儿郎当,经常带领一帮狐朋狗友到大嫂家混饭寄食。事多人杂,次数多了,难免惹得大嫂讨厌心烦。于是某 天,当刘季一帮人又吆三喝四地跨进大嫂家院门时,只听得一阵洗锅声传出来,来宾朋友们纷纷散去。刘季扫兴,进屋一看,锅中尚有饭菜,知道是大嫂使的坏,从 此怨恨大嫂,不再往来。刘季发迹做了皇帝以后,对于其他兄弟亲戚都有王侯的封赏,唯独对年老家没有体现。

后来,刘太公直接向刘邦提及 此事,刘邦怏怏说道:“并不是我忘记了,实在是大嫂当年不地道。”经太公一再说情,刘邦终于碍不外一荣俱荣的亲情,追封年老刘伯为武哀侯,以刘伯的儿子刘 信继封为侯,不外,侯名很特别,叫作羹颉侯。羹者,锅中饭菜也;颉者,用勺刮锅也。羹颉侯,就是饭菜刷锅侯,光亮亮的行头,偏要给你撕个露丑的口子,安了 心忽悠人。大凡人发了迹,周围都是利害,真心难见,性情的流露,往往显现在对往事的回忆和对应当中。刘邦对于微时的旧事,是一一记了账的,一顿饭的恩怨, 他要报回来,当年难堪受的气,如今要还回去,倒是很有一点天真的人情。

二哥刘仲同年老刘伯是同一类型的人,也是勤苦耕耘,小康殷实。 刘伯死后,太公将刘家的希望,自己未来的依托,寄望在了刘仲身上。刘季起兵后,刘仲没有跟随出去,一直留在老家侍候供养刘太公,大概后来也同太公、吕后等 一同被项羽扣押于军中做了人质,很是受了些苦,直到高帝五年,楚汉和谈乐成才被释放。刘邦做了皇帝后,刘仲改名刘喜,被封作代王,答谢他看家养老的功劳。

刘喜生产持家是个天职人,实在不是做国王的料。代国在现在的山西省北部,邻近匈奴。刘喜做了代王不到一年,匈奴兵打来,他就弃国逃到首都洛阳。虽说没有 被深究定罪,做国王是不合适了,经过赦免,降级封为郃阳侯,衣食租税,安牢固稳地在领地上过日子。刘喜于惠帝二年死去,比刘邦多活了两年。刘喜碌碌一生, 没有什么值得多说的事,他的儿子刘濞,就是景帝时期掀动七国叛乱的吴王,在曆史上却是声名昭著,这已经是后话了,我们将来再来细谈。

幼弟刘交,有字称游。刘交与刘伯、刘仲、刘季差异母。他的母亲,大概是刘媪死后太公续娶的妻子,比刘大妈有文化,人也年轻得多。或许是母方的因素使然,刘交名字不俗,也有字号,他在务农置产上没有可以称道的事情,却是好书法,多才艺,兴趣和才气都在文化藝術上。

刘交年轻的时候,广泛交游,与后来成为著名学者的穆生、白生、申公等人一同在大学者浮丘伯的门下学习,直到秦始皇焚书时方才散去。浮丘伯,是战国末年大 名鼎鼎的学者荀子的门人,学识广博,尤其精于《诗经》之学,在学术史上也是有地位的人物。刘交比刘邦要年少得多,他死于汉文帝元年,已经在刘邦死后十六 年,他大概要比刘邦小十岁以上。

四兄弟中,劉交與劉季習性相近。劉季起兵後,劉交一直跟隨在身邊,在三哥身邊進進出出,充當聯絡內外的機要秘書,最爲親密。劉邦做了皇帝後,劉交被封爲楚王,延續青年時代的喜好,以禮賢下士、獎勵學術著稱,這已是後話。

刘邦出生的神话,应该是司马迁在当地采访时听来的民间传说。在外貌荒唐的传说后面,是否也隐含着未知的曆史真实,留待后来的曆史学家去解读?

刘季的母亲刘媪去世得早,有人说是死于刘季起兵反秦的时候,我想是还要早得多,因为《史记》和《汉书》在秦末之乱的事情中完全没有提到她。高帝五年,刘 邦即皇帝位,曾经下过诏书,追尊刘媪为昭灵夫人,除此以外,史书上就没有正儿八经的像样记载。不外,刘媪究竟是高皇帝的生母,生母的一生可以不见经传,皇 帝诞生的瞬间却是不行不加以渲染的。

俗話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這種說法的本源,就是古來貴族社會的血統論。中國古來的貴族社會,從夏商周一直延續到春秋戰國,到了劉邦的時代算是走到了盡頭。劉邦出生于戰國時代的平民階層,龍鳳血統論的說法,怎麽也和他的身世合不到一起。

前面已经说到,刘邦本名刘季,就是刘老三的意思,做了皇帝以后,名字实在不雅,经过文人学士精心推敲,改名刘邦。邦,就是国,有经邦治国的大名,才可以 不负皇帝统治天下的重任,这都是事后的追补。刘邦在世时,从来不文饰自己的身世,言行质朴,每每提到何以成了真龙天子时,口口声声老子提三尺剑取天下,这 皇帝位子,是骑在马上打下来的。到了儿子、孙子、重孙子的时候,都是依靠血统继承的皇位,没有人再有本事骑马打仗,马上天下的本源渐渐变质神化,血统论的 舆论不停创新加强。这个时候再来回忆高祖,编撰刘邦的传记,难免要做些符合时代需要的添加,用现代的专业行话来说,曆史总是不停地被重新解释和应时修正。

司马迁著《史记》的时候,已经是刘邦重孙武帝的时代,距离刘邦死去已经有一百多年了。司马迁撰写的《高祖本纪》说,刘邦出生时有非同平常的奇事异相。刘 邦的家乡丰邑地势低平,多湖泊沼泽,池塘水洼。话说有一天,刘邦的母亲刘媪在水塘边休息,困顿睡着了,梦见与神不期而遇,一时天色昏暗,雷电交加。刘太公 急忙跑去看,只见有龙在刘媪身上显现。不久,刘媪有了身孕,生下来的男孩就是刘邦。

用我们今天眼光来看,人龙交配生子,当然是不行信 的荒唐事情。不外,有趣的是,如果我们查阅《史记》的记事,司马迁笔下开创王朝的先祖,出生多有类似的神话。殷的先祖叫作契,商王朝的兴起,奠基于契的功 业。契的母亲叫简狄,传说她到野外林中沐浴洗澡,有玄鸟飞过掉下蛋来,简狄吞食了玄鸟蛋,受孕生下了契。弃是周王朝的先祖,姜原是他的母亲。传说姜原到野 外去,看见巨人的足迹,她十分兴奋,踩踏了巨人的足迹,受孕生下了弃。弃从小就继承了巨人的因子,与鸟兽友善,长于农耕,受帝舜的赏识,受封成为周王朝的 先祖,也成为农耕之神。秦的先祖叫大业,他的母亲叫女修。大业的出生,与殷的先祖契相通,说是女修纺纱织布,有玄鸟飞过掉下蛋来,女修吞了玄鸟蛋,受孕生 了大业云云。

司马迁是个重事实跑调查的曆史学家,是不信怪力乱神的,他记叙殷、周、秦先祖出生的神话,根据的是殷族、周族、秦族古来 的记忆传说,有文献典籍的依凭。外貌看来,这些记忆传说荒唐不经,留心推究,荒唐不经的里面却包藏着曆史的真实。科學地分析殷、周、秦先祖出生的神话,我 们可以确认这样的事实:作为远古以来世代相传的氏族之殷族、周族和秦族,他们最初的男性祖先可以追溯到契、弃和大业,他们最后的女性祖先可以追溯到简狄、 姜原和女修。在这个事实后面,我们更可以窥探到远古人类社会厘革的信息:女性当权的母系氏族社会,在殷族结束于简狄,在周族结束于姜原,在秦族结束于女 修,与此相应,男性当权的父系社会,在殷族开始于契,在周族开始于弃,在秦族开始于大业。在母系氏族社会的群婚制度下,人人只知其母不知其父,世系只能由 母系确认。契、弃和大业,是殷、周、秦父系氏族社会的先祖,他们以后的世系,由男系确认和排列,他们自己的出生,是只知道母亲而不知道父亲的。

刘邦的家乡沛县丰邑一带,司马迁是亲自去看去听去查过的。司马迁在记叙沛县出生的几位西汉开国元老的生平时曾经说道:“我到丰沛一带采风,访问当地的遗 老故旧,寻观萧何、曹参、樊哙、夏侯婴的故居,搜求他们当年的逸闻往事,真是闻所未闻,大长见识。”刘邦出生的神话,应该是司马迁在当地采访时听来的民间 传说。在外貌荒唐的传说后面,是否也隐含着未知的曆史真实,留待后来的曆史学家去解读?

在遠古的氏族傳說中,母親與神怪相結合誕生英雄,是父系不明的古代婚姻關系的遺留;在近古的民間傳說中,母親與神怪相結合誕生的英雄,或許就是婚外野合的結果。

未去沛縣以前,我結識有幾位徐州的朋友,都是好古的同行,見面不時議論起劉邦在沛縣的事情。徐州師範學院的王雲度先生在徐州多年,对沛县山川人物了如指 掌。他告诉我,沛县民间,男女风气开放,野合外妇,是古往今来的常事。刘邦的大儿子刘肥,就是外妇曹氏所生。外妇就是婚外的情妇,刘肥是刘邦与情妇的私生 子,刘邦做了皇帝以后,堂堂正正地封刘肥做了齐国的国王,当时当地,没有人忌讳这种事情,甚至流传以为美谈。以此推想,司马迁所采录的刘邦出生的神话传说 后面,可能藏有刘邦是野合私生的隐事。有道理的见解,动了我去当地的念头。

2005年3月间,我循先人故旧的足迹,到丰沛访古问旧。 丰县县城东北兩公裏的古泡水上,现在的新沙河畔,有龙雾桥遗址,据说就是刘邦的母亲与龙相交合的地方。龙雾桥早年建有庙宇,已经毁失,现建有两座碑亭,为 丰县政府所指定的掩护文物。1981年,遗址近处的梁楼村出土两块石碑,一块是明代宗景泰二年(1451)所刻的《重修丰县龙雾桥庙记》,一块是清朝康熙 五十九年(1720)所刻的《丰县重修龙雾桥碑记》,现都已重刻,立于龙雾桥碑亭。

《重修丰县龙雾桥庙记》碑的刻主,是景泰年间的丰 县县令侯孙。他为求雨重修龙雾桥庙,在桥旁掘得一宋代石碑,是北宋哲宗绍圣三年(1096)的丰县令杜某所立。惺惺惜惺惺,侯孙由此而生物事建筑有终穷、 神灵精气不衰灭的感慨,特撰文刻碑,彰显汉高祖生于人龙相遇的旧事:“嗟乎,桥祠一物,固有终穷,而其有云气者,钟于神物,虽久而不衰。况其龙也雾也,乃 天地阴阳之全,变化聚散,皆不行测,是以龙兴雾滃,理势肯定,而取以为斯桥之名,断自汉高初生,母遇交龙而得,后基四百年之帝业,岂偶然哉。”“龙也雾也 ”,龙就是雾,龙雾桥得名的由来,在于龙雾的混沌,水气所聚的天象雾气,演化为灵气所钟的神怪龙景。

龍霧橋,失去靈氣就是濃霧橋。

我到龍霧橋時,已是夕陽晚照,河畔寂寥,碑亭殘破,有船牽動水波緩緩駛過。身臨其境,睹物生情,感沛縣風土,誠如先生所言。当年秦始皇东巡,对于楚地 男女苟合的淫风,多有指责。如今沛县地区发现的汉代画像石上,有男女野合的图像,视儿女间的情事,为人生美艳。想像当年,浓雾充满,雷阵雨突然袭来,有一 女一男避雨水塘边,大树下草棚里,天昏地暗,情由雷电点燃,野合随云雨翻转。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太公早有风闻,赶来撞个正着,瞧了个明白,遂留下了后世龙 雾的话题。

据说,私生子往往聪慧强健,因为授精于父母生命激情之时。古今中外的大人物,孔夫子出于私生,秦始皇有私生之嫌。刘邦个性 完全差异于年老、二哥,刘邦发迹以前一直不为父亲太公所爱,这些或许都与刘邦的出生暧昧不无关系?刘邦好酒好色,青年时浪荡乡里,胆大妄为,活脱脱一流氓 无赖,这种天性的由来,或许不在太公,而在与刘媪野合的精壮汉子的基因当中?

往事迷茫,古代的事情不得不多多借助于推想。在对刘邦诞生神话的各种解说中,浓雾野合的推断合于民俗学的研究,容易被有科學观念的现代人接受。在远古的氏族传说中,母亲与神怪相结合诞生英雄,是父系不明的古代 婚姻关系的遗留;在近古的民间传说中,母亲与神怪相结合诞生的英雄,或许就是婚外野合的结果。

溯源曆史,追述先祖,明了今我的由来, 是植根于人类天性的思路。古代社会,先祖与神明一体,是今我的掩护人和精神的归依。子孙后代追踪回忆过去,战战兢兢,敬敬畏畏,当触及到与当今的道德意识 相逆相背的往事时,本能无意识地会作委婉的掩饰。曲折的表达,为后代留下需要解说的梦语。近古以来,文化进展规范本能,为尊者讳,为父老讳,成为文化幸免 道德尴尬的传统。伟人英雄,不雅的事情,往往不是被隐去,就是被改造。

野合的旧闻演化为神合的美谈,司马迁也许心里明白,只是欠好点破,究竟是本朝的开国皇帝,说话要有分寸,叙事需要含蓄。不比两千年后的曆史学家说起话来自由自在,可以在追究史事的心思上发千古之覆,用科學曆史的方式开启帝王的隐私,迫近曆史的真实。

收藏 邀請

最新評論

月度熱門文章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