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國際
聚焦
資訊
法治
自然
文明
科學
曆史
校園
國學
教育
金融
環境
醫療
衛生
食品
生態
安全
旅遊
書畫
楹聯
藝術
詩歌
綜藝
非遺
明星
收藏
人物
社區
訪談
房産
華夏文化藝術网 門戶 新聞 人物 检察內容

爲青銅代言的伯矩鬲:我已北漂三千年

2017-7-18 12:42| 發布者: 華夏文化| 检察: 409| 評論: 0 |原作者: 陆寒 |来自: 光明日报

簡介1:伯矩鬲首都博物館提供尋寶儀貝吉塔繪【鎮館之寶·首都博物館】編者按“去博物馆吧!”——观光博物馆大概是我们最熟悉的文化活动,博物馆是我们感受古代社会、了解一地曆史的最佳途径之一。博物馆里的宝物经常被一大 ...

伯矩鬲首都博物館提供

尋寶儀貝吉塔繪

【鎮館之寶·首都博物館】

編者按

“去博物馆吧!”——观光博物馆大概是我们最熟悉的文化活动,博物馆是我们感受古代社会、了解一地曆史的最佳途径之一。博物馆里的宝物经常被一大群好奇的人围绕着。然而,除了拍个照发个朋友圈,再感叹一句“这个应该很值钱!”之外,文物更多的时候只是让人“不明觉厉”。

“工藝精美”“傳世之作”這樣的詞彙已經很難給觀衆以回應。因爲很顯然,這已經不是被告知文物有多好的年代,而是想知道文物好在哪兒的年代。

有鑒于此,從本期起,本刊將開設“鎮館之寶”系列,每期一家博物館、一件鎮館之寶,用有趣、易懂的圖文回答各人一直想知道的“文物好在哪”的問題。

各人好,我叫伯矩鬲(音“麗”)。

提起青铜器,人们通常想到的是鼎,而提到鬲的时候,很多人,甚至不会读……鬲是古代的一种炊器,通常用来煮粥。鬲也说明人类已广泛食用熟食。但作为首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我可是青铜藝術美的标本,绝不仅仅是一只年头比力久的锅。

43年前,人们把我挖了出来。在北京房山琉璃河的西周墓地里,我睡了3000年。当人类把我从地下挖出来、扫净我身上的灰尘时,他们放大的瞳孔、惊喜的心情让我终生难忘。是的,我伯矩鬲又回来了!上次见到这种眼神,还是3000年前。青铜匠把我献给我的主人伯矩时,他中意地抚摸着我盖顶的牛角:“这钱花得值了!赶紧拍照发个朋友圈!”在此,先要感谢1964年北京黄土坡村那个在家挖菜窖的村民,要不是你发现了两件青铜器后告诉了考古工作者,我还不知道要被泥土雪藏多久。其次,感谢人类慧眼识珠把我送进了環境良好的博物馆,要不我可能早已被当成废铁不知身在何处。

如今,我在首都博物館裏也算“一哥”了,畢竟在幾年前,我成爲首博唯一入選《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覽文物目錄》的文物,這相當于承認我是加V認證的國寶哦!

話說,西周初年,周王在今天的北京地區先後分封了薊與燕。薊,在現在的廣安門一帶,燕就在我們房山琉璃河地區。考古工作者經過20多年的考古發掘,不僅發現了燕都的城址,還發現了兩百多座燕國墓葬,出土的一批帶有燕侯銘文的青銅器,確定了這裏就是西周時期燕國的都城所在。

也就是說,我和我的文物兄弟們直接證明了北京具有三千年的建城史。所以說,我伯矩鬲,才是真正的北京老炮兒!

優點一:我是自帶說明書的

在我的蓋內及頸內壁,分別鑄有相同的15個字“才(在)戊辰匽侯賜伯矩貝用作父戊尊彜”。用白話文說就是:某年某月戊辰這一天,燕侯賞賜了我的主人伯矩許多海貝(海貝就是當時的錢),主人爲了紀念這一榮耀而鑄造了我,並用于祭祀他的父親戊。

我的主人伯矩是燕國的“行人之官”,負責迎接周王使者等外交禮儀活動。雖然主人住在分封國燕,但仍是周朝中的要人。主人掌管禮儀諸事,審美品位還是很高的。

对了,我还有好多兄弟姐妹,什么伯矩鼎、伯矩簋(音“鬼”)、伯矩壶等等共有20位,可以算是各人族了。曆史的潮水真汹涌,我们都各自流落天涯了。据说,伯矩壶在美国华盛顿弗里尔美术博物馆。而我最忖量的是我的伯矩簋妹妹,她这一百多年里,颠沛辗转到英国,据说后来被拍卖了80万英镑。唉,希望她过得好。

話說回來,主人伯矩收到燕侯的大筆賞賜,不是應該享樂投資嗎?花那麽多錢做一些鍋碗瓢盆,就算再精巧又能有什麽收益?

事實上,我們都是有雙重身份的,除了鍋碗瓢盆之外,還是重要的祭器。

在中國奴隸社會,祭祀祖先是一件大事,存世的商周青銅器大部门是祭器。那時,青銅器上的銘文內容,通常是記載王室給予分封地的諸侯或寵臣在政治和經濟上的賞賜。此外,受賞一事還會與祭祀先祖聯系在一起,這是西周青銅禮器的一個重要特點。

優點二:顔值高,感謝這個看臉的時代

我們商周青銅器也有自己的穿衣風格,商周青銅時裝周的流行款是——獸面紋(或稱饕餮紋)。

甲骨蔔辭中記載,商人非常迷信,有時占蔔活動幾乎每天都有,還经常殺牛、羊、豕來祭祀鬼神,數量從幾頭到千頭不等,想想真是罪過。牛是那時重要的犧牲,牛頭紋也是青銅器的常見紋飾。

我身上的七頭牛也是各有特色,蓋鈕的兩只牛頭十分传神,耳朵的弧度還能體現出牛耳的柔軟;蓋面是兩只浮雕牛頭,牛角上有凸起的鱗片狀紋飾,還有四顆獠牙;三只袋足上均有一只浮雕牛首,朝向三個方向,牛角翹起凸出器身,鼻梁及牛口兩側都有夔紋作爲裝飾。當時的青銅器,像我身上背著這麽多花樣翻新的牛頭的可是很少見的。在祭器上雕刻動物紋飾,或多或少繼承了原始圖騰崇敬的色彩,它們是溝通人與神的媒介。

优点三:我为青铜藝術代言

想象一下大名鼎鼎的後母戊鼎和商人面紋方鼎的樣子,你是否感覺到莊嚴奇妙,甚至望而生畏?

在我們商周時期,青銅禮器都是在祭祀和大型典禮時使用的。大型典禮可不是春晚那種難忘今宵的氣氛,我們在典禮上是奴隸主貴族們尊嚴和威嚴的象征,是用來震懾奴隸的。我們的美,是莊嚴雄沈、獰厲奇妙的,正如商周時代奇妙的巫術文化、祭祀活動所傳遞出的感覺。

三千年前,我作为陪葬物品被埋入土中,孤独地在北京城的曆史里漂泊了三千年。三千年的埋葬,腐蚀了我身上的黄金般的明亮光芒,只留得到处青绿色的斑驳锈迹。三千年的遗忘,祭典上的火焰早已熄灭了吧,主人风姿也无人记得了吧。好像只有我与这片土地守候到了今天。

收藏 邀請

最新評論

月度熱門文章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