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國際
聚焦
資訊
法治
自然
文明
科學
曆史
校園
國學
教育
金融
環境
醫療
衛生
食品
生態
安全
旅遊
書畫
楹聯
藝術
詩歌
綜藝
非遺
明星
收藏
人物
社區
訪談
房産
华夏文化藝術网 門戶 新聞 藝術 检察內容

中国水墨:以融汇之势应和世界 ——“合:融汇与变通”亮相武漢美術館

2017-11-15 15:39| 發布者: fywt| 检察: 425| 評論: 0

簡介1:國際论坛现场武漢美術館館長樊楓接受媒體采訪研讨会后筹谋组合影 甘泉(国画)180×292厘米2017年朱岚水墨藝術的传承与进展一直以来是武漢美術館十分關注和重視的話題。從2011年到2015年,武漢美術館曾先后举办过4届 ...

國際论坛现场

武漢美術館館長樊楓接受媒體采訪


 研討會後策劃組合影


  甘泉(国画) 180×292厘米  2017年 朱岚

水墨藝術的传承与进展一直以来是武漢美術館十分關注和重視的話題。從2011年到2015年,武漢美術館曾先后举办过4届“水墨文章——当代水墨研究系列展”。首届武汉水墨双年展的宗旨与“水墨文章”一脉相承,以更加全方位的视角,通过“启”“承”“转”“合”4个单元展对当代水墨藝術的来龙去脉及多元进展结果进行了梳理和展示。前三个单元“启”“承”“转”为本次双年展梳理了一条自明清以来,中国水墨画传承进展与转型创新的纵向脉络,“合”旨在横向地展示当今水墨藝術丰富多彩的进展面貌。

   作为“墨攻——首届武汉水墨双年展”的收官之作,“合:融汇与变通”单元展于10月20日至11月10日在武漢美術館举办。该展分为“大开大合”“人物风骨”“北宗再造”“空间—物质”“國際化”“古法新意”以及“20世纪以来水墨批判谱系考”7部门,共展出国内外30位藝術家的作品。

   “‘合’是一种思想,反映着思考问题的立场和胸襟;它有取舍,有抑扬,有轻重,有时序,有前景,但它不是迎合和趋媚,它旨在发掘作为精神物证的水墨意义,它视虚弱乏力的、失去精神显现的水墨为不幸。‘合’对于今天的时代、面对今天的藝術万象,它着力于深耕厚作,它体现为吸纳汇流,它展示了静水深流的力量。”该单元策展人、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副館長王春辰說,以冰逸、 王川、楊诘蒼、朱岚爲代表的“大開大合”部门從繪畫講求的勢出發,不僅表現和發揮了筆墨的自由,更飽含了精神的張力,是張揚個性的行迹,它不是爲了筆墨而筆墨,而是融合了人的一切存在感知。它不再拘泥于任何陳法,而法自我出。

   人物绘画曾经在中国绘画史上具有重要作用,尤以唐代为盛,后世求写意,渐渐不再以塑形为务,到近代受西方写实造型的影响,追求具象以表达图解的含义。后者一方面成就显著,大幅度提高了中国水墨人物绘画的写实造型能力和准确度,但另一方面,中国水墨的那种内在灵动和韵致却逐渐失去。“人物风骨”以蔡广斌、杜覺民、黃敏、李惠昌劉慶和王曉輝的作品,出现了现代水墨写实人物的笔法舒张、墨韵劲健和气概酣畅,虽其图释义可读,但藝術风骨不减。

   中国绘画史有南北宗之论,后世争论不停。“北宗再造”从南北宗之论延展开北宗特色:以天地为师、以阳刚为胜,它拒绝柔弱笔墨,视笔墨疲沓为大病,它以雄浑气概、浩瀚山川、昂扬激情、高贵壮美为境地。此部门以賈又福、姬子、呂雲所、張培林、周韶華的作品呈現北宗再造重氣勢,強化動感,研究山川世界的重構,以彰顯天地永恒與萬物不朽,體現出再造中國繪畫精神的雄心,也使北宗被重新賦予時代意義的精髓。

   “空间—物质”出现了水墨吸纳新藝術观念的潜力与能力,是水墨进展的一种姿态和新特质之一。“國際化”则以金泽友那(日)、秋麦(美)、申暎浩(韩)、瓦伦西亚(西)、伊瑞(捷克)的作品体现出水墨的当代國際化,也显示了水墨可以成为國際通用的藝術媒介和创作方式,如它的笔法变化和墨色条理都不停在当代國際藝術家的创作中看到,例如美国抽象体现主义的波洛克、马瑟韦尔、法国的苏朗日、西班牙的塔皮埃斯等,都或多或少地学习过或受过中国水墨绘画自由笔法的影响。

   总体而言,中国的水墨绘画其图式、其笔法、其感觉,在今天都可以被重新演绎,其细腻处与新气质值得研究与分析。“古法新意”出现了边凯、侯拙吾、丘挺、王满晟、张洪的作品,这些看似来自传统的绘画样式和图式已经融合了今天的藝術态度,也显示了中国水墨绘画的新连续,具有新的意味。它们的制造打破了水墨笔墨的僵化状态,在精要与奥义上继续发掘水墨笔法和给予新观念,使得水墨绘画的脉系不停,也使得我们面对绘画传统时打破常态的反传统惯性,同时促使我们加强对传统的再认识和深化研究。可以说,20世纪注定是中国曆史上波涛壮阔的时代,注定是一个联结过去与未来的节点。今天我们所有的纠结和困惑都因这个时代而产生,今天的人也负担着更重的文化理想,这也促使今人更需要打开思维和视野来迎接未来。“20世纪以来的水墨批判谱系考”如坐标一样,让我们具有更加明晰的曆史意识,反省曆史的局限,也促进我们逾越曆史的羁绊,以人的终极价值与意义来开启水墨藝術的真实认知。

   “‘合’的当代文化姿态,是宏阔与昂扬的,它对水墨的要求和掌握以其曆史脉系为核心,通过藝術家的理想来回应和接受时代的挑战。最终,在藝術史的书写上,它是水墨的,它证明的是水墨的耐力和魅力,它的生与死不在于时间的年轮,而是一代又一代为之努力并以其安身立命的人的所作所为。”王春辰说,任何言语的论证都无以自证水墨是否兴盛或衰竭,而实践者须以全部的身心来践行水墨的所有可能性及奇妙性。应该说,在今天的文化语境里,所有的藝術都在提出可能性问题,都在应对时代挑战,不唯水墨独有。故此,“合”是新时代的趋向,合一切文化藝術智慧来践行我们的生命价值和意义。

   “虽然‘合’在整个双年展的结构中是最后一环,却不是一个终结,我们希望通过本展览向观众出现中国传统水墨藝術与西方当代藝術在藝術思想、创作手法、创作媒介等方面的‘融汇’,以及当今水墨藝術的创新、多元进展的‘变通’之势。与此同时,我们更加希望此次双年展能引起一些关注,引发一些思考,并提供一个更加开放的平台,重新开启对水墨藝術实践的讨论与反思。”武漢美術館館長樊楓說。

收藏 邀請

最新評論

月度熱門文章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