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國際
聚焦
資訊
法治
自然
文明
科學
曆史
校園
國學
教育
金融
環境
醫療
衛生
食品
生態
安全
旅遊
書畫
楹聯
藝術
詩歌
綜藝
非遺
明星
收藏
人物
社區
訪談
房産
华夏文化藝術网 門戶 新聞 藝術 检察內容

莫言:从某一种意义上讲 看电影确实比用饭重要

2018-1-9 14:05| 發布者: fywt| 检察: 372| 評論: 0

簡介1:华夏文化藝術网


   

     十几年前,法国一家报社邀請全世界40多个国家的作家,写一件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初、具有國際性的文化藝術事件。那时我是山东高密的农民,实在想不出我们村发生过什么國際性文化藝術事件。后来,我想起一件事情。1972年深秋,县城上映朝鲜电影《卖花姑娘》。人们说,这个电影非常好看,所有去的人没有一个不流眼泪,甚至有在电影院哭昏了心脏病发作送到医院抢救的。这勾起了我们几个小伙子的兴趣。我们是社员,去县城看电影要经过生产队长的同意,我们没有請下假来,偷偷跑掉了。从我们村到县城50里路,我们一路急行军,上气不接下气往县城奔跑。跑到县城,11点以前的票全部卖光,只能等深夜那一场,结果进到电影院还是满座。电影开始不久,四周就响起了抽噎的声音,慢慢进展成低声哭泣,后来有人嚎啕大哭。我一直号称眼睛比力硬,但也受到电影情节的感染,热泪盈眶。看完电影,我们连夜跑回家。第二天一大早,队长见我们第一句话是问:为什么不請假就跑了?我们说,看了一部非常感动的电影。队长说,什么东西也比不上用饭重要,电影能当饭吃吗?你们看了一场电影,今天早上不用饭可以吗?我们说不行以,因为跑了一夜很累,必须用饭。实际上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讲,看电影确实比用饭重要,如果让我饿一天肚子能看一部好电影,我一定会饿肚子。

  80年代,我考入解放军藝術学院,有一个专门搞电影評論的同学,写文章说《卖花姑娘》赚取中国人1万吨眼泪。我说,这是胡说八道,1万吨眼泪差不多是一个湖泊。他给我算账,中国当时看过电影的有1亿人次,每人流一两眼泪,一算就1万吨了。后来,为写文章引用细节更准确,我重看了《卖花姑娘》。事情已经过去快30年,当时我是小伙子,现在已是中年人,看了那么多中外电影,难道还会为《卖花姑娘》流眼泪吗?结果依旧泪流满面,这么简单的情节我为什么要哭?因为这部电影里有我的青春岁月,我一边看里面的情节,一边想象我们忍着饥饿往县城奔跑,想起当时那么年轻,那样有追求,为了看一部电影可以不用饭。
  我是一个不太高级的电影观众。现在一些很高级的电影观众,绝对不把一部电影能否让自己流泪当作评价尺度,甚至会说,这些催泪的电影不深刻,真正深刻的电影是让人流不出眼泪的,这样的说法有一定道理。因为电影藝術太丰富,题材太多样化,风格也像万花筒一样让人眼花心乱。我想,评价电影的尺度也是千千万万。作为一个比力一般的电影观众,我还是希望看到,能引发自己青春想象的电影,感同身受的电影,让我跟电影人物的命运混杂在一起的电影。  前几天,我看了电影《芳华》,同样是不止一次泪流满面。一看到草绿色的军装、红领章、红帽徽,我就想起了自己20多年的军旅生涯。电影里的那些人物,感觉就是自己身边的战友,他们的命运就是我的命运,他们的青春是我的青春,他们的遭遇也是我的遭遇。当他们的命运遭到挫折,个人生活出现很大困难、受到不公正待遇,尤其是精神受到创伤的时候,我感同身受。

我想到了第三部电影《红高粱》。这部电影我看了很多遍,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反而觉得好笑,因为我知道这个电影的制作过程,根本没有作为一个纯粹观众的感受。看到电影里巩俐坐在小石桥上,我马上想起带着一帮朋友去看拍电影。看了一上午,一个镜头都没有拍完,他们很失望。所以看《红高粱》我不感动,反而觉得好玩。也就是说,当一般观众陶醉在电影里感动得死去活来时,电影制作者们都在偷偷地笑。电影导演希望把所有观众都酿成“傻子”,希望观众都把电影当成真事,尤其是陶醉到电影中去,酿成其中的一个角色;而我们的电影評論家就是要时刻提醒观众,这是电影,不要太当真了。电影是一门藝術,也是一门技术。这里面有值得各人作为模范的人物,也有值得各人批判的人物,有一些闪光的思想,也有一些不太健康的思想。这就需要电影評論指导观众,有更加冷静的态度和立场接受电影藝術。

  大概自從有了電影,電影評論就存在了。即便剛開始時,沒有這麽多刊物、電視頻道,但每一個觀衆都是潛在評論者。只不過,電影發展100多年後,電影評論已經變得非常成熟,産生了很多評論理論體系。所以,在電影電視大量出品的情況下,怎麽樣讓觀衆選擇最好的電影,或者怎樣引導觀衆從電影裏發現最有價值的東西,是電影評論的價值所在。

  莫言,原名管谟業,1955年生于山東高密,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代表作有中篇小說《紅高粱家族》、長篇小說《天堂蒜薹之歌》《酒國》《檀香刑》《生死疲勞》《蛙》等。

收藏 邀請

最新評論

月度熱門文章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