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國際
聚焦
資訊
法治
自然
文明
科學
曆史
校園
國學
教育
金融
環境
醫療
衛生
食品
生態
安全
旅遊
書畫
楹聯
藝術
詩歌
綜藝
非遺
明星
收藏
人物
社區
訪談
房産
华夏文化藝術网 門戶 新聞 教育 检察內容

寬進嚴出,淘汰那些“混”大學的學生

2018-6-26 14:26| 發布者: fywt| 检察: 369| 評論: 0

簡介1:近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体现,中国教育“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的现象应该扭转。对中小学生要有效“减负”,对大学生要合理“增负”,提升大学生的学业挑战度,合理增加大学本科课程难度、拓展课程深度、扩大课程 ...

       近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体现,中国教育“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的现象应该扭转。对中小学生要有效“减负”,对大学生要合理“增负”,提升大学生的学业挑战度,合理增加大学本科课程难度、拓展课程深度、扩大课程的可选择性,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和专业志趣,真正把“水课”酿成有深度、有难度、有挑战度的“金课”。
      

  相信在大多數過來人的記憶中,經曆過辛苦的高中生涯進入大學後,大多會松一口氣,滋生出“享受生活”的強烈欲望。隨著時代的變遷,跨入大學就高忱無憂的歲月已經一去不複返,但囿于諸多因素,一些學生“混”大學,依旧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老師“放水”,學生“快樂”學習,這樣的“皆大歡喜”難免讓人爲大學生的質量擔憂。

  課堂是教書育人的主陣地。因此,提升高等教育質量当然需要學生回歸常識、刻苦讀書學習,但教師回歸天职、潛心教書育人,更是關鍵所系。

  當學生們诉苦一些大學課堂太“水”的時候,老師們也在被“水”困擾和折磨:學生的學習熱情、學習效果以及培養質量在下降,成績放水和要求放水的問題不時存在。學生上課不認真聽、考完試去和老師要分數,老師不認真講課,考試打分時放水,學生還認爲這樣的老師厚道,反而诉苦指責那些認真、嚴格的老師……

  對于這種現象,有研究者認爲這只是一種帶有世界性的“分數膨脹”現象。隨著高等教育從精英教育逐漸發展爲大衆教育,隨著受教育人數的增加和就業市場競爭的日益激烈,分數膨脹成爲一種不行幸免的客觀現象,在實現了高等教育大衆化的發達國家早已出現。數據顯示,1966年哈佛大學只有27%的學生獲得A,到1996年,這個數字增至46%,同年,哈佛82%的畢業生成績爲榮譽畢業生。引起分數通脹的最直接原因,包罗學生參與教師評估和教師降低課程難度的投機行爲等因素,而更深次的原因,則是高校降低了錄取標准,同時,又爲了提高學生對學校的滿意度,降低了對學生的要求。

  尽管“分数膨胀”是世界性的普遍现象,但它与“严进宽出”的大学培养模式,有很大关系。如果进了大学基本都能结业,学生就会觉得学不学习无所谓。因此,应该建立淘汰机制,通过“宽进严出”提高大学教育质量。曆史上,严格的淘汰机制曾发挥过积极作用。好比,1928~1937年,清华大学每年的学生淘汰率为27.1%,理学院最高淘汰率到达69.8%,工学院则为67.5%。著名物理学家吴有训先生执掌清华物理系时,1932级学生结业时的淘汰率高达82.8%。这样高的淘汰率,没有引起社会的混乱,反而培养了一批杰出的学子。清华大学物理系1929~1938年间的学生,就出了21位中国科學院院士、两位美国科學院院士。

  世易時移,今天我們當然不能簡單照搬當年的淘汰機制,但在高等教育業已大衆化的新時期,通過“寬進嚴出”來切實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當屬應有之義。
收藏 邀請

最新評論

月度熱門文章

返回頂部